Health, Welfare & Environment Foundation - HWE
立法院厚生会 厚生基金会 医疗奉献奖 CPR广场 信息补给站 网际网络
Health, Welfare & Environment Foundation - HWE
蝬修衔
窗孵
鲉 name=
第十四届医疗奉献奖

儿童烧烫伤基金会
记者詹建富/专访

一、二十年前,不少人若遭到烧伤、烫伤,往往随手拿著牙膏、酱油涂抹患处;如今这种场景已逐渐少见了,反而是「冲、脱、泡、盖、送」的五字诀,连学童也朗朗上口。同样的,今日许多家庭烧开水、煮火锅时,也都会小心翼翼地避免孩童接触,即使家长放洗澡水时,也不敢先放滚烫的热水,以免孩子一脚踩入,被烫得皮开肉绽。

这些改变,除了靠政府及学者专家多年来对烧烫伤防治的呼吁外,民间团体更站在政府的前面,从预防宣导、病童的医疗补助,到提升临床治疗水平,都有赖财团法人儿童烫伤基金会的积极奔走,也难怪今年的医疗奉献团体奖要颁给该团体。「我们最感自豪的是,政府做不到的,基金会做到了」,儿烫基金会董事长高信邓说。

成立于民国77年底的儿烫基金会,有其历史背景和时代意义。当时根据学者调查,儿童的第一大死因是意外伤害,而烧烫伤又高居意外伤害的首位,而且多半发生在家中的浴室、厨房、餐厅,前马偕医院整形外科医师、目前自行开业的苏茂仁表示,早年许多民众对于烧烫伤防治缺乏警觉心,尤其是5岁以下的幼童皮肤细嫩,一旦被火纹身,多半达到二至三度灼伤;更惨的是,有些家长情急之下,为孩子涂抹酱油、牙膏或擦草药膏等老祖母的土方法,徒增感染机会,还可能引发局部溃烂、败血症等后果。

最重要的是,治疗烧烫伤的医疗费用非常昂贵。马偕新竹分院社工师吕碧漪指出,当时烧伤烫病房一天的医疗费用,每天平均需8千至1万元,若以烧烫伤面烧伤烫面积40%约需住院40天计算,等于医疗费需花40万元左右,这还不包括日后复健、补皮手术的费用,而当时健保尚未开办,小朋友一旦受伤就医,就是一笔庞大的支出,甚至因此倾家荡产。

由于经常在烧烫伤病房外访视辅导个案,吕碧漪最常见的场景是,当小孩发生意外的第一天,往往伯叔姑姨全员到齐,隔一周,家长看到医院帐单后,几乎脸都绿了,再过一周,也许只剩妈妈出现,最后连个身影再也没有踏入病房。当时担任马偕社会服务室主任、现为儿烫基金会执行长陈景松强调,许多父母眼看孩子伤重且又无力支付医疗费用,最后忍痛选择放弃治疗,而该院社工实在不忍心,也都到处筹措社会资源,期能尽力挽救无辜的小生命。

也许是时机巧合,当时担任中国美生总会会长的高信邓,有意引进美国总部在烧烫伤防治的推广,于是上门找陈景松洽谈合作计画,双方一拍即合,并以成立专门提供儿童烧烫伤防治及医疗补助的基金会。高信邓表示,当时政府规定成立医疗基金会的门槛是3百万元,但他们只有满腔热诚,靠的是外来捐款,于是透过举办园游会、义卖会,拍摄「浴火的精灵」,并找来艺人义演,,呼吁社会大众了解烧伤烫所面对的身心痛苦及经济负担,在短短一个星期,各界涌入的捐款高达1300万元,让他们颇感意外。

儿烫基金会成立后,首先与全台11家教学医院签约,凡是家中经济拮据的烧烫伤儿童,均可获基金会补助医疗费用,另一方面医院也可提供相对费用的医疗减免,让许多家庭暂时可为经济负担喘一口气。但为避免事后消极地救治,陈景松表示,基金会开始展开烧烫伤的积极预防,散发许多宣传单张及海报,包括洗澡时应先放冷水再添加热水,冬天吃火锅或使用暖炉、电热器时,应慎防孩童碰触等预防措施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儿烫基金会为导正家长采取不正确的急救方法,以「别让错误的观念,害了孩子」为主题的公益广告,不断透过电视台向民众「洗脑」,并以烧烫伤急救五字诀: 「冲、脱、泡、盖、送」,教导民众遇到烧烫伤的正确处置步骤,由于简明易懂,至今许多幼稚园小朋友都可朗朗上口。
不过,表皮的烧烫伤也许容易愈合,但因肢体截肢、皮肤缩后所造成功能障碍及外观改变,以及无数次的复健、功能性植皮手术等身心的折磨,更对患者生不如死。至今仍让吕碧漪难以忘怀的,是一名在屋顶误触高压电的小朋友,由于右手截肢,回到学校后被同学排斥,开始混帮派而一度误入歧途,连被抓到警察局,他总以「没有右手,怎么拿刀砍人家」而无罪获释,后来经过社工积极辅导,才让他回归正途。

由于烧烫伤病童终必回归家庭与社会,但难免因外表受损而产生自卑心理,更需要大家的关怀与接纳,基金会于是陆续推出「帮助受伤的心灵愈合」、「以平常心推他向前」等宣导主题,呼吁社会大众以平常心看待烫伤儿童。当年全身60%有二到三度灼伤的刘子旗小朋友,更成为第一位以自己伤残的面貌入镜的公益广告代言人。

回想起17年前家中一场大火,把子旗烧得面目全非,以及经历无数次清创、植皮、水疗、复健等医疗,刘妈妈至今仍不时流下心疼的眼泪,她说,当时子旗烧伤时才6岁多,却也从来不喊痛,更糟糕的是,由于脸上包覆一层弹性绷带,每每外出时,都引来异样眼光,也有家长以恐吓的口吻,警告自己的小孩不要玩火,以免惹来同样下场,更有小朋友直呼子旗是「魔鬼」。

事实上,刘妈妈也担心子旗看到满身满脸的疤痕,于是把家中的镜子都藏起来,未料有一天,子旗爬到高悬的浴镜前看到镜中人,说出「我这样.... 也还不错.... 」,让刘妈妈相信孩子有能力走出自己的路。于是,她总是带子旗到人潮多的公共场所,直接抛头露脸,「习惯」别人异样的眼光,后来更鼓励他拍摄公益广告。

刘子旗表示,自从广告刊出后,在路上被人认出来的机会更多了,如今他已念大学三年级了,偶尔仍有餐馆的老板娘「认出」他就是广告影片内躲在门后的小男生。他强调,非常感谢家人带领他走出烧伤的阴影及心理的低潮,才有今日开朗的人生观,而且有了女朋友陪伴。

儿烫基金会首任董事长、马偕医院前院长吴再成指出,该基金会能够成立及日渐茁壮,是集合社会各界的爱心,共同心疼被火纹身小朋友的遭遇,而且得以符合社会的需求。以提供医疗补助为例,该基金会最高一年曾对外补助3500万元,待健保开办后,医疗补助仍有500万元,这都是弥补政府社会福利施政不足的遗憾。

更重要的是,儿烫基金会透过国际交流,不仅补助医护人员到欧美研习先进的烧烫伤治疗,支付烧烫伤病童参加国际儿童夏令营,还引进第一手的预防宣导观念。儿烫基金会董事余经邦表示,该会经常透过全美最顶尖的美生会慈坛社烧烫伤医学中心,进行交流,并与荷兰、加拿大的烧烫伤基金会互为联盟,如今许多国家都知道台湾的基金会做得有声有色。

虽然国内近年来儿童遭受烧烫伤的个案变少了,但随著社会型态的变迁,儿烫基金会也发现,外籍新娘由于语言隔阂,难免成为烧烫伤防治的一道缺口,再加上家暴、儿童虐待等事件频传,有时大人蓄意开瓦斯自杀,却连儿童也成为情绪发泄的牺牲品,陈景松表示,这是社会的病态之一,但基金会对于儿童医疗福利的关心,永远不会缺席。

 

简介
各年度得奖名单
 
厚生基金会网站由国际厚生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制作维护。
© 2004 ~ 厚生基金会版权所有,非经同意不得将内容转载于任何形式媒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