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lth, Welfare & Environment Foundation - HWE
立法院厚生会 厚生基金会 医疗奉献奖 CPR广场 信息补给站 网际网络
Health, Welfare & Environment Foundation - HWE
蝬修衔
窗孵
鲉 name=
第十八届医疗奉献奖

胡叶宝玉

助产士

记者施鸿基∕专访

「我这辈子最欢喜的是,接生过的产妇,都是平平安安的。」即将过九十大寿的胡叶宝玉得意地说,在她四十年的助产生涯中,至少接生过一万二千名婴儿,在台东县关山地区,走在路上遇到的,包括她三个女儿在内,很多人两代都是她亲手接生的。

曾经难产,让胡叶宝玉决定走上从未涉猎的助产工作,一做就是四十年,她回忆说,生长子时遇上难产,当时在宜兰头城,找不到助产士,只能请一位无照的老婆婆帮忙接生,差点造成死胎,后来总算请到宜兰市有名的助产士郑李秋兰赶来,才化险为夷,但却导致郑李秋兰后来流产,让她深感内咎,决定学习助产。

在郑李秋兰的鼓励下,当时她先去买两本助产书籍,自我研习,再到一家妇产科实习,想不到真的通过检定,取得证照,就这样开启她的助产生涯,「能够做那么久,实在自己也觉得很讶异,只能说是缘份」。

民国卅六年,她随丈夫胡文池迁居台东关山服务,是当地第一个有证照的助产士,附近产妇得知有合格的助产士,都找她接生,让她一定居关山,就忙碌不堪,直到退休那天都是如此,四十年的接生生涯,几乎没有自己的休假时间。

胡叶宝玉说,「最多一天曾经接生四次,从早忙到晚都没办法休息,不过能够看见产妇母子都平安,心内非常欢喜,就不会累了」。

那时东部马路都是田埂,凹凸不平且多泥泞,胡叶宝玉只依靠一辆单车,骑著四处为产妇接生,有时一骑就是廿公里左右,曾经多次摔倒在泥泞的田埂小道中,但她总不以为苦,扶起单车、擦去血痕继续上路,事后有人向她致意,她也只是说「小伤,没关系」,隔天又继续四处奔波。

最令当地人感佩的是,她从来不索取接生的报酬,都由产妇自己决定包多少红包,有的人包不出红包,拿家中猪肉、鸡替代,但她还费心煮好,再送给产妇进补。她的想法是「钱够用就好,给更需要的人用,总比绑好几个结、藏在家中要好」。

民国五十年,基督教芥菜种会在关山镇成立玛利亚山地产院,请她担任院长兼助产士,当时每月薪水还不到五百块,但她服务的范围,却从关山地区附近,一下子扩大到花莲玉里镇和台东延平乡。在花东服务期间,她自己怀孕也不推辞,总是有求必应,所幸没有发生遗憾。

胡叶宝玉说,当时原住民生下来养得活就养,死掉也就算了,她觉得很辛酸,决定在自家设置待产房,让附近原住民产妇下山待产,十年里,大约接生五千名原住民婴儿,「但还是有很多帮忙不到的,听说哪里里又有难产,我都觉得好难过」。

她的三女儿胡多美说,胡叶宝玉最忙碌的时期,她都在家中,有时看见母亲整天都在忙,实在很辛苦,尤其待产房开设后,一下子多了很多人,「妈妈又要到外面接生,又要忙待产房,经常累得倒头躺下就睡著了」。

胡叶宝玉说,那时接生很累人,主要是器具不理想,她总是带著消毒过的纱布,以及听筒、体重计等简单的器具,就赶著出门为人接生,接生时一边为产妇祷告,一边为产妇加油,「虽然难免难产,保不住婴儿,可是产妇都很平安,没有在我手中发生过事情」。

六女儿胡佳美说,她也曾经考虑走妈妈的路,可是才经过一个月,就觉得太辛苦受不了,最后放弃,也因此知道妈妈多年来一直默默承担。胡叶宝玉直到民国六十九年身体受不了,不得已才放弃自己热爱的接生工作,事后还常梦见产妇半夜急著找她接生,成为一家人茶余饭后的笑谈。

小女儿胡纯美说,她们一群小孩,在胡叶宝玉接生返家后,总是围著询问「这次生男的,还是女的」,对产妇希望生男生女,胡叶宝玉都有大概的了解,有次接生三胞胎,全人都高兴好几天。

胡叶宝玉表示,以前医疗器具简陋,就要以接生的技术来弥补,如果婴儿头上脚下,就要小心的接出婴儿下半身,再以手指勾好婴儿的手,以免折到;如果婴儿胎位不正,也要费心为产妇按摩,导正胎位再接生,一次接生下来,耗费的心力,实在难以估计。

台东县医师公会理事何胜铭,推荐胡叶宝玉参加医疗奉献奖,他说,胡叶宝玉在关山地区接生卅多年,几乎稍有年纪的人,都是藉她双手来到这个世界。

镇民潘阿贵说,四十多年前,他妻子难产,半夜向胡叶宝玉求救,当时胡叶宝玉已经入睡,听说她从早上忙到他登门前才躺下休息,他正在局促不安时,胡叶宝玉却听到消息,主动披上衣服拉著他就走,「这样的恩情,除了感动,实在形容不出来」。

关山镇许多镇民,只要在路上看见胡叶宝玉,也都会停下来和她打招呼,尊敬地称一声「阿婆」,虽然很多人不知道她曾经付出的过去,但也都知道她接生无数的婴孩,包括自己的家中长辈。

包括胡叶宝玉自己的女儿,也都让她亲手接生。她说,很多人事后问她「接生自己的孙子孙女,你不会怕吗?」她却说,「不管接生谁的小孩,都一样重要,所以并没有特别的感觉」。

胡叶宝玉对过去经历过的事情,有些已经不太记得,但只要谈到接生的事情,就显得神采飞扬,细说过去接生遇到的种种状况,有人提到她的辛苦,却总是被一语带过。她感叹「如果不是身体受不了,真的希望多做一些事」。

今年正逢胡叶宝玉的九十大寿,能够获得医疗奉献奖,胡叶宝玉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,获奖只是一种迟来的肯定,她还反问家人:「那天我们都要去参加吗?」。

简介
各年度得奖名单
 
厚生基金会网站由国际厚生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制作维护。
© 2004 ~ 厚生基金会版权所有,非经同意不得将内容转载于任何形式媒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