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lth, Welfare & Environment Foundation - HWE
立法院厚生会 厚生基金会 医疗奉献奖 CPR广场 信息补给站 网际网络
Health, Welfare & Environment Foundation - HWE
蝬修衔
窗孵
鲉 name=
第十八届医疗奉献奖

陈照隆

绿岛卫生所主任

记者罗绍平∕专访

人生能有几个卅年?当医学院的同学在西部城市执业、经营大小诊所、医院,钱愈赚愈多,但年近花甲的陈照隆,却把他卅年的青春,无怨无悔地全给了自己故乡─台东县绿岛,一个偏远离岛。

「我记得在高雄医学院(现高雄医学大学前身)就读时,老师们一再提醒医生的职志就是救人」陈照隆说,偏远山地村落与离岛很难找到医生,「过去我也曾一度离开绿岛到台湾找个地方开诊所,如果真想赚钱,即便是台湾任何一个小乡镇,都比绿岛好,但这里是我的家乡,岛上都是我的乡亲,如果连我都想离开,谁还愿意来?」

陈照隆民国卅八年出生于绿岛,小学、初中都在绿岛就读,直到高中考上前省立台东农工兽医科,他才离开家乡到台湾读书,民国五十八年他参加「山地、离岛医护人员养成计画」考试,考进高雄医学院,民国六十五年毕业后,服役时派到新竹空军医院,六十七年退役。

他说,在新竹空军医院担任住院医师的两年经验,对他是相当珍贵的经历。「能在绿岛什么病都看,新竹空军医院那两年经历,真正打下很重要的基础。」

陈照隆从军中退役就回到绿岛,到绿岛卫生所报到后,从此未离开过绿岛,民国九十年十一月至隔年的三月间,他代理台东县卫生局长一段时间,同时兼任绿岛卫生所主任,经常台湾、绿岛两头跑,不定期回绿岛为岛上乡民看诊。

绿岛卫生所至今还是全岛唯一一间「诊所」,卅年来,陈照隆从内科、外科、眼科、皮肤科、骨科,什么病都得看,卫生所里没有助产士,他还得帮产妇接生;所内连最基本的药剂师编制都没有,看完诊还得自己开处方签、自己动手抓药;当然更别提想要有精密的医疗仪器,整个卫生所只有最简单的缝合器材。

绿岛生活环境本就穷困,各项资源相当缺乏,当卫生所主任,可没有像日剧「离岛大夫日记」那样浪漫奇情。

陈照隆感慨地说,以前重大伤病后送体系未建立之前,有几次岛上遇有重大意外事故,重伤病患送到卫生所时,找不到完善的医疗器材与药品,「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病人在卫生所里断气。」

陈照隆民国六十七年带著太太回到绿岛,他说:「你可能不相信,绿岛到民国六十七年还在实施限电,每天只有上午十一点到下午一点、晚上六点到七点,这两个时段供电,晚上过了七点,全岛一片漆黑,直到七十三年,绿岛有了火力发电厂,才廿四小时供电。」

陈照隆说,他真的很感谢太太迄今全力支持他,绿岛夏天热得不行,至今有钱没地方花,也没有东西可买,他刚回绿岛那几年,晚上天气太热,他太太是用台湾买来的小型玩具电风扇装干电池来吹,因为民国七十三年以前,就算有钱买电风扇或冷气机,晚上也没电。

在回忆中,最让他有成就感的事,是廿年前中寮村有个才两、三个月大的蔡姓男婴,当时男婴发高烧不退,全身抽搐、呼吸停止,几已测不到脉博,嘴唇发紫,男婴妈妈凌晨两三点抱著男婴慌慌张张地跑到诊所来,他立即急救,前后十分钟,男婴才恢复呼吸及心跳。

随后男婴的阿嬷冲进卫生所,对他破口大骂「你给咱孙注啥米射(台语:打什么针)」当场就被他轰出去「咱在救人,你给咱出去」,当年的小男婴如今已经成人。

在绿岛服务的卅年,陈照隆是廿四小时待命,只要有病人上门,甚至一通电话,陈照隆就得整装出门看诊,有时白天忙了一整天,晚上却睡不到四小时;岛上有老人家,无法出门到卫生所看病,陈照隆甚至主动开车接送,或登门看诊。

陈照隆说,岛上年轻人都到台湾谋职,留在岛上的,几乎都是老弱妇孺,「自己能做,没什么好计较的。」

生活向来平淡的陈照隆说,在他太太眼里,他是一个没有什么生活情趣的丈夫。当年和太太约会看电影,电影结束时,总是他太太叫他说:「电影播完了,不要再睡了」;有一次骑机车载她出游,他油门一催,到了路口等红绿灯,回头一看,人不见了,吓得赶忙回头找,原来太太都还没上车。

陈照隆说,这真的是缘份,只有他太太才愿意嫁他,卅年来跟著他在绿岛过苦日子,不像其它「先生娘」天天穿金戴银,出入有高级轿车代步,她却一点怨言都没有。

陈照隆说,有些人读医学院,想当医生,心里想的就是赚钱而非救人,他一直有个想法,「钱只要够用就好,最算赚很多很多财富,花不完,时间一到,两腿一伸,什么都带不走」。

早年担任卫生所医师没有不开业奖金,就跟多数公务人员一样,每月领五、六万元固定薪水,卫生署核发公立医院医生不开业奖金是民国八十年以后的事,看着早年医学院同学诊所、医院愈开愈气派,愈豪华,陈照隆一点也不羡慕,他说:「日子快乐就好」。

台东县医师公会推荐陈照隆角逐今年医疗贡献奖,陈照隆很客气地说,感谢医生公会的肯定,但自己只是做该做的事。

陈照隆说,在绿岛除了同学、儿时玩伴,比他年长的乡民都是从小看他长大的叔伯姑婶,剩下比他年轻的乡民,也都是从出生就看到大,他只是把乡民当成自己的家人关心,没什么太了不起的事。

卅年来如一日,陈照隆每天有空就主动走访岛上乡民住家,为乡民量血压、量脉博,随便闲话家常,日复一日,不曾间断,也就是这样平凡的举动、真诚关怀,让他赢得全岛乡民敬重。

简介
各年度得奖名单
 
厚生基金会网站由国际厚生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制作维护。
© 2004 ~ 厚生基金会版权所有,非经同意不得将内容转载于任何形式媒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