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lth, Welfare & Environment Foundation - HWE
立法院厚生会 厚生基金会 医疗奉献奖 CPR广场 信息补给站 网际网络
Health, Welfare & Environment Foundation - HWE
蝬修衔
窗孵
鲉 name=
第十八届医疗奉献奖

台东圣母医院

记者施鸿基∕专访

台东圣母医院从为台东地区民众接生开始,到如今转型安宁病房,秉持的理念就是服务,而这些充满爱心、服务热忱的修女,懂得如何照顾病人,却不懂得如何经营医院,这家具有特殊意义的医院,前几年差点因为资金短缺走入历史,但修女依然无怨无悔地付出。

四十多年前,爱尔兰圣母医疗传教会修女柯淑贤、苏蕴芳,在东部传教时,不忍心看到妇女在田里生产,加上医疗条件差、死亡率高,民国五十年创立台东圣母医院,以产科医疗开始,一直是台东最负盛名的新生儿医院。

圣母医院院长室主任秘书陈世贤说,成立之初,圣母医院是台东第一间拥有卅病床的专业产房,后来扩充到七十床,最高纪录一个月接生一百卅人,当年台东地区半数以上的婴儿都在圣母医院诞生,迄今每周三、周五,小儿科诊间仍挤满打预防针的婴儿。

民国七十五年,圣母医院成立居家护理部,专门服务偏远地区,包括兰屿、绿岛,位于台东屏东两县交界的山地部落安朔,离台东市约需一个半小时车程,也是圣母医院的服务范围。

「医院服务完全是做亏本生意,因为院长说那些人都没钱看医生了,我们怎么好意思再收钱」陈世贤说。

民国七十九年,圣母医院成为地区医院,病床数扩大到一百床,但因资金来源短缺,脚步慢慢跟不上时代,医师老、器材旧、捐助少,入不敷出,唯一不变的是,是修女们的服务精神,总是听见病患有需求,就马上火速赶到。

尽管全民健保时代来临,但还是有很多人负担不起健保费用。陈世贤说,修女们傻得可爱,她们和四十多年前的修女并没有不同,只求服务,不懂得计较盈亏,做着效率差、有做没钱赚的服务,但她们甘之如饴,只因为「他们(病患)比我们还需要」。

一家医院里,出过六位医疗奉献奖得主,如今又获得团体医疗奉献奖,照理说,应该引来很多慈善者的目光,但圣母医院依然低调,每月发完薪水后,银行帐户里总是空的,还经常向主教借钱周转,只是近年来,连主教也捉襟见肘,让圣母医院情况更窘困。

圣母医院曾经穷到连薪水都快发不出。第十二届医疗奉献奖得主萧玉鸣修女获奖时,就当场向总统陈水扁直言「可以的话,给我钱,我不要奖牌」当时被引为笑谈,却也道尽医院经营上的困难。

民国九十二年,圣母医院不堪长期亏损,黯然结束最负盛名的产科,一度认真思考要不要关门?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?最后决定择做成本更高的安宁病房。院长郑云修女说「我们的信心是信仰」。

从接生到送病人走完最后一程,是很大的转变,尤其在资金长期短缺的情况下,郑云修女说,死亡并不可怕,只是死亡威胁总是来得突然,让人不知所措,而圣母医院,就是希望让病人和家属能够安详看待死亡这件事。

郑云修女举例说,她的同学今年也罹患癌症,医师宣告无救,起初全家人光是为了是否吃药,就吵翻天,但后来经过开导,当事人已经欣然接受如此的结果,利用人生未燃烧殆尽前,录制一段影片,将在自己的丧礼上播放。

去年圣诞节,圣母医院举办了一场「圆长者的幸福梦─跨世纪婚礼」,让医院照顾的两对老人,能够补办婚礼。陈世贤表示,其中八十二岁的蔡粗,在完成婚礼后,上个月病逝,「我们很欣慰能够为他圆梦,让他人生走得没有遗憾」。

另一对补办婚礼的老人,是六十六岁的阳德正和五十六岁的杨美玉。他们没有婚姻关系,但杨美玉却默默照顾中风的阳德正廿年,直到自己也生病倒下去,如今反倒是阳德正回过头来帮忙照顾杨美玉,「婚礼」当天,杨美玉哭得像个泪人儿,喃喃自语直说「终于等到了」。

在安宁病房内,也有许多令人动容的故事。

两年前母亲节前夕,有一位才四十岁出头的癌症病患「阿美」,原本是槟榔西施,也是社区里的短跑健将,但却因病魔摧残,住进圣母医院,起初并不是很配合,态度也很消沉,医院和她女儿商量后,由她女儿邀请她参加运动会,医师告诉她「你只要配合我们好好养病,就准你坐轮椅去」。

当天她兴高采烈参加,女儿先是送上一束康乃馨,祝她母亲节快乐,社区的邻居们也嘘寒问暖,有人问「你要不要下来参加比赛?」她一口答应却发现已经无能为力,最后由推她轮椅的护士代她下场,为她完成心愿,不到一个月,她就在睡梦中离开人世,脸上挂著笑容,手上还握著乾掉的康乃馨。

陈世贤认为,为病患圆梦,是最让他感动的事,也是支撑医院能够继续下去的主要动力,「否则老早在几年前,医院就可以关了」。他认为,能够走得没有遗憾,也就不枉来到人世这一生,所以医院总是尽可能地协助病患圆梦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圣母医院虽是天主教医院,但里面的志工却包含各种不同宗教信仰,而医院内对安宁病房病患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,绝对尊重,如先前提及的阿美,就坚持要在家中过世,医院马上为她安排,并由信仰佛教的志工在旁诵经助念。

郑云修女说,医院缺乏许多方面的专业人才加入,东部闹医疗人才荒已经很久,虽然有部分热心的医师,投入台东的医疗区块,但还是有很大的空白需要弥补,这比资金问题还严重。

郑云修女说,至于资金的问题,医院虽然需要资金,但人的精力总是有限,「很担心为了筹募资金,失去服务的精神,我们宁可坚持服务,再苦也要走下去,钱的问题,再来想办法」。

简介
各年度得奖名单
 
厚生基金会网站由国际厚生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制作维护。
© 2004 ~ 厚生基金会版权所有,非经同意不得将内容转载于任何形式媒体。